购物车
购物车里还没有商品,请选购
购物车
购物车里还没有商品,请选购
.
购物车
购物车里还没有商品,请选购
.
购物车
购物车里还没有商品,请选购
.
购物车
购物车里还没有商品,请选购
.
购物车
购物车里还没有商品,请选购
首页\博客

OAIR随身云工程版的试用申请将于10月28日结束,申请者众多,多谢支持!
  • 微信订阅号
  • 官方微博





极客陈诗峰:“创业是我的梦想”
本帖最后由 《粤商》杂志 阎彬 于2014-11-27 编辑
极客陈诗峰:“创业是我的梦想”

导语:是诗人,也是技术宅,更是创业家。陈诗峰把他的第三次创业献给了硬件领域。“我想做点真正改变社会的东西。”他说。

 



君行OAIR实验室

极客陈诗峰:“创业是我的梦想”

文/阎彬 摄影/陈文俊 来源:粤商杂志


作为君行网络(OAIR.COM)的创始人,陈诗峰这样构想产品O2的发布会:“我坐在台上,开始桌上都没东西,然后我打开手机,O2就卡在四个轴飞行器上飞过来。我会邀请记者现场操作,证明我没有作假。”

O2是君行网络OAIR系列的第二款产品,目前移动电源O1已经上市,而O2正在预售。简单说,O2就是一个带WIFI和充电功能的移动硬盘,同时也是开源硬件,可以作为一个通过无线控制的“大脑”,卡在各种需要无线设备的东西上,比如遥控车,四轴飞行器等。

在开源硬件领域,相比其他的创业者,38岁的陈诗峰显得有些“高龄”,有更复杂的人生履历。8年前他曾任卡巴斯基中国区副总裁兼技术总监。辞职创业之后曾办过两家公司,一家做反垃圾邮件,一家做网络营销。在创业最初的岁月里,陈诗峰曾一人扛起所有的技术工作,在家埋头编程长达一个月。

但如果你因为这样就认为他只是一个技术宅,那也就错了。往前数十几年,陈诗峰在中山大学修读计算机和哲学双学位,曾在科学和文学之间摇摆不定,凭一首《马克思叔叔》在校园诗歌比赛中险胜师妹木子美。

对于浪漫主义者陈诗峰来说,先前的两次的创业经历并不能让他感到满足。反垃圾邮件系统和网络营销都属于B2B的范畴,没有面对真正的大众消费者。现在,陈诗峰内心关于“创业”的部分正在等待君行网络填满。“第三次创业,我想做点能够真正改变社会的东西。”他说。

规则破坏者

2006年,卡巴斯基在伦敦上市前。当一份长达十年的期权激励合同,摆在时任中国区副总裁的陈诗峰面前时,他放下了笔,选择辞职。

时至今日,当《粤商》记者问起当年辞职的原因,陈诗峰的眼睛仍笑得像个孩子:“因为创业是我的梦想啊。”

就这样,陈诗峰靠着做高管时的积蓄租了间办公室,又雇了两名销售,创办了汉启网络。因为之前在网易做的是邮箱,在卡巴斯基做的是反病毒,陈诗峰的第一个想法是为企业邮箱做垃圾过滤软件。

埋头编程一个月,陈诗峰完成了产品,但是销售却成了问题。因为安全软件是一种对稳定性要求极高的产品,一次故障就可能导致整个系统的瘫痪,而这个领域内的竞争者大多是国外的知名公司,没人愿意吃陈诗峰的螃蟹。“给人塞钱都不行,采购想吃回扣也要找大品牌吃。”陈诗峰说。

没有生意,陈诗峰只好带着产品陪标。所谓“陪标”,就是客户已经内定采购对象,但因为招标需要走流程,邀请陈诗峰去做群众演员。即使这样,陈诗峰也是勤勤恳恳,从不缺席。最终,在深圳电信的一次招标中,陈诗峰得到一个意外机会。

“他们招标有硬条件,就是要保修五年,但是按行规来说都是一年,没人愿意做这个承诺。但我一想五年以后我公司在不在都成问题呢,我就一口都答应了。”陈诗峰笑着说。

卖出去第一件产品,陈诗峰挣了九万。但是他很快发现汉启好像走错了方向:一方面,需要过滤邮件的企业都是大企业,少说也有上千人,但这样的企业不常见,也就是说市场需求少;另一方面,再大的企业也不过几万人,但对于陈诗峰的系统来说,几万人不过是小意思,放在企业里完全是大材小用还体现不出优势。

“然后我就发现最能体现技术优势的是门户市场,每天流量几千万的那种,这样 0.1%的差异都体现得很明显。”陈诗峰说。但转向这个市场,汉启的两个销售人员更难做了,整整跑了一年都没生意。因为门户网站对安全软件更谨慎,一换几千万人。陈诗峰想送别人用搞个评测报告,一直送不出去。

不得已,陈诗峰又开始了陪标的生涯。

这回,给他机会的是21CN。“很感谢当时21CN的财政紧张。”陈诗峰说。在那次招标过程中,陈诗峰又一次破坏了市场规则,把市场价格300多万的产品报价20万,并且因为21CN资金短缺,最终“很不情愿地”选了他们。签合同的那天,因为听说汉启只有三个人,21CN的人很担忧地问陈诗峰,能不能去汉启的办公室看一下。陈诗峰直接拒绝了他:“你会失望的。”

于是,尽管21CN使用了汉启的软件,因为“怕汉启垮掉”,开始不断地为他们介绍新客户。广发银行就是其中之一,他们的需求是做电子账单系统。“当时我很兴奋,觉得是大单,彻夜做了方案去现场调试,报价40万。”陈诗峰说。但是方案一下被打回来,原因是“40万的方案在银行不可能是安全的”。“于是我在后面加了个0,按比例将硬件部分的投入增加,做高可靠方案,后来就通过。”陈诗峰笑道。

40万变成400万,陈诗峰终于得到了人生的“第一桶金”。现在,汉启在国内细分市场中占40%的份额,客户包括搜狐、139、TOM、广发和中信银行等。汉启稳定运营之后,陈诗峰又创办了宇闻网络,做精准营销,给淘宝、百度、携程带流量,也是细分市场的冠军。


君行OAIR CEO 陈诗峰

与山寨二三事

2014年6月的一天,陈诗峰正在和朋友吃饭。席间他听说朋友刚在城中村买了一个10000mA的移动电源,一时手痒,从服务员那边要来一把菜刀把它肢解了。“发现里面的电池只有6000mAh,电路板是山寨的,最后他把我手上的O1拿走了。”陈诗峰说。

在中国硬件领域,山寨是个绕不开的话题。在相对发达的制造资源、糟糕的社会诚信环境和滞后知识产权保护的共同培育下,山寨曾经在中国生长成一种野蛮的力量,逆淘汰了很多优质的制造企业。90年代的爱多VCD和韩世MP3皆在此列。

但从卡巴斯基走出来的陈诗峰有先天的防御能力。

以O1为例,它的电路板上有一个叫MCU的控制器,里面注入了2KB的程序。如果有山寨厂买好电路板,用同样型号的MCU把同样程序灌进去,这个板马上会死锁。“这可能是业界唯一一块可以做知识产权保护的电路板。”陈诗峰说。研发刚完成的时候,他还曾把这块电路板快递山寨厂商,请他们“山寨”,得到的反馈是“抄出来成本太高,还不如直接买你的”。

尽管如此,陈诗峰并没有完全否定山寨。“山寨很多降低成本的手法很有智慧,在同样成本的情况下,中国制造的品质最好。”他说。

邱海良曾经是深圳华强北的“寨主”之一,但现在他被陈诗峰收编为君行团队中的一名工程师。“山寨老板没有能力管理高技术人才,他们宁愿请4个5000元工资的工程师,也不请一个2万的。但是我肯,这就是机会。”陈诗峰说。

对于君行而言,邱海良有两个无法替代的作用。一是用多年来的“农民智慧”为产品控制成本。比如电路板的定位,传统的做法是在里面装一个台阶,让电路板卡在上面,而“农民的智慧”则是用两条铁棍顶住电路板。“这样一块可以省三块钱,关键备料更容易,”陈诗峰说,“以前我改型号的话整个磨具都要变,但现在就买一堆十几米长的棍子,将来不论做什么产品,只要剪就行了。”

第二,邱海良为君行避过很多硬件领域的陷阱。“硬件行业水很深,很多团队可能没想到市场这么乱,结果出了问题都不知道出在哪儿。”陈诗峰说。软硬件结合的难度在于出现问题后很难调试,很难确定问题是出在硬件还是软件,但邱海良熟谙材料的真伪,严格地管理了供应商。

现在,君行已经将O1的技术方案输出,以一块2元到5元的价格授权给拥有大产能的工厂。同时与他们签订质量保证协议,派质检员驻厂,随机抽检。“在国内做硬件产品,有良心还要有技术,否则必然被山寨。”陈诗峰说。